王 彦|水土交融 诗思齐飞——谈里下河文学评论的理论资源与诗性建构

在中国当代地域文学书写中,里下河文学流派是独特的一支,可以说是创作与评论并进,诗意与哲思齐飞。

文学评论是里下河文学重要的组成,无论全国文学评论阵地建设的大本营,还是透过《里下河文学》年刊、里下河文学流派作家丛书、《文艺报》里下河研究专栏等小窗口,都能感受到里下河文学评论的力量,特别是丁帆、汪政、吴义勤、费振钟、王干、何平、周卫彬、汪雨萌等老中青三代评论家在全国的声望,让我们看到,里下河文学评论既有深厚的理论建构,也有紧贴文本、富含诗性的细腻解读。

深厚的历史文化积淀,是里下河文学创作及评论不断开花结果的土壤。这里不仅有施耐庵、秦少游、陈琳等着名文学家,有训诂大师王念孙、王引之父子,有扛起启蒙重任、对后世影响甚远的泰州学派、扬州学派,还有被称为“东方黑格尔”的文艺评论家刘熙载,他的评论着作《艺概》内容广博、眼光深慧,其中提出的具体方法,比如以辩证思维揭示艺术规律,对物我、情景、义法种种关系的探讨,至今仍被推崇。可以说,刘熙载等人的理论探索,不仅在中国古代文学史、思想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也成为当今里下河文学评论家的精神渊源和理学基因。

进入当代,丁帆对乡土小说理论的建构,吴义勤、王干等评论家对文学思潮和文学运动的引领,以及他们在全国文学评论建设中的示范和对家乡文学发展的积极参与,进一步扩大了里下河文学的精神滋养和社会影响。对于里下河“70后”“80后”年轻评论家来说,理论背景更为广阔,除了对传统文化资源的继承,对国内外最新文艺理论和思潮的系统把握,以及在学院、期刊等平台的大量文学实践,都成为他们更为丰富的学养支撑。

说到里下河文学的独特品格,我想用“水土交融”做个比喻。“水泗环绕”“南北交汇”的水土文化,使他们的文学创作及评论在审美追求中体现出一些共同特质。

一是坤生万物,静水深流。地域文学像是一枚文化徽章,深深钤印在中国文学的历史卷轴中,也因其独具特色,大大拓展了文学的审美疆域。可以说,作家、评论家的文化记忆、情感形态、审美趣味都离不开地域历史、文化、地理、民俗的影响,或者说,地域文化从深层次决定了地域文学的审美生成和美学品格。

在当代文坛,里下河文学流派个性鲜明,独树一帜,逐步发展成为推动中国当代文学发展的重要力量,这与里下河水土的滋养不无关系。我说的这个水土,既有地理意义,也包含文化内涵。正如文化人类学家鲁思·本尼迪克特所说:“个体生活历史首先是适应由其社区代代相传下来的生活模式和标准。从他出生之时起,他生于其中的风俗就在塑造着他的经验与行为。到他能说话时,他就成了这种文化的小小创造物,而当他长大成人并能参与这种文化的活动时,其文化的习惯就是他的习惯,其文化的信仰就是他的信仰,其文化的禁忌就是他的禁忌。”列维·斯特劳斯也说:“我们的行为和思想都依照习惯,稍稍偏离风俗就会遇到非常大的困难。”以汪曾祺为代表的里下河作家、评论家,在谈到自己的创作时也呈现出这样的表达:“我的家乡是一个水乡……水有时是汹涌澎湃的,但我们那里的水平常总是柔软地平和地静静地流着。”曹文轩也坦言自己的创作根植于故乡,他的文字也烙印着里下河温柔的感伤:“虽然童年是在物质高度匮乏中度过的,但同时也是快乐的:可以整天在田野上抓鱼、逮鸟,玩到把肚子咕咕响的饥饿感都能忘掉。”里下河诗人姜桦在《滩涂,没有一首诗是我写的》中说:“写出这些诗的,是大海、天空、草地、太阳星星的尾巴/是芦苇、水杉、盐蒿草……/一群鸟,飞翔,奔跑,姿态和速度各不相同/有关滩涂的诗句,长长短短、交错不齐。”

里下河的水土很特别,不仅水网密集,大河小沟,柔波静流,而且有一大片洼地,洼而不堵,又无高山遮挡,既可闲适自居,也可了望外界,再加上明清移民文化的融入,泰州学派“百姓日用即道”的流行,都赋予里下河作家、评论家一种共同气质——将日常与大道建立诗意连接,将坚硬的、极端的苦难软化成温暖的、诗意的、悲悯的情怀,这种诗性是烛照当代文学的一盏别致的明灯。

二是上善若水,厚德如土。正如陈思和先生在《目击与守望》中所说:“评论家与作家一样,他对文学的参与即是一种选择,以主体的有限投入来丰富文学的世界。”这样的批评,出发点是对文学的健康发展有益,那就绝不是凌驾于作家作品之上的批评,不是装腔作势或刻意逢迎,不是置身事外、毫无温度的鸡蛋里挑骨头,而是用生命拥抱文本,真心为作家、作品提供建设性意见。里下河的文学评论生态很好,从汪政、费振钟等众多当地评论家身上,从他们冷静客观的评论文字中,从他们对新人的关心扶植中,我们感受到一种推心置腹、循循善诱的批评,感受到水一样流转的温情,大地一般的厚德。

最近,《里下河文学流派作家丛书》之评论卷正式出版,厚厚的12册评论集,勾勒出里下河文学评论的版图,也显示了磅礴的思想力量;而“80后”汪雨萌的评论集《年轻的思想》入选“21世纪文学之星丛书”2017年卷,更让人欣喜地看到,里下河文学评论不仅有高峰,也有一片蓬勃生长的高原,老中青三代评论者之间良好的代际传承、思想碰撞和文化互动,让里下河文学评论之河源远流长。

此外,里下河文学流派没有画地为牢、故步自封,而是敞开胸怀,面向全国汇集评论力量,以进一步加大里下河文学研究力度。在今年9月召开的第五届全国里下河文学流派研讨会上,在泰州学院建立了里下河文学研究中心,聘请来自全国各地的评论名家担任研究中心导师,邀约30余名青年评论家为特约评论员。

三是不拘一地,水到渠成。里下河文学流派的文学及评论视野不局限于里下河,而是发乎于此,不止于此,正如水一样,流动,开放,博大,贯通。在写作或评论风格上,少了条条框框的限制,追求表达的多样化和诗意化,比如王干这些年一直在开拓文学批评的疆界,他要求批评要像条鱼那样敏锐、鲜活,不时到不同的水里去,即使在同一片海子里,也要从不同角度游几个来回。

此外,里下河的文学创作和评论作者往往是重合的,他们既是作家又是评论家,这也让他们的眼光保持了审美体验与学理经验的内在融通,同时,人们难以用某一文体来框限他们的才华。比如汪曾祺,他的小说是以散文笔法来写的,他有一种野心,打通诗与小说、散文的界限,小说中的气氛即人物,造成一种新的境界,全是诗。他喜欢小桥流水,日常风俗,和一些伟大的、空洞的东西格格不入。毕飞宇是小说家,却出了好几本散文集;刘仁前的长篇小说《香河》被成功改编为影视剧;丁捷是小说、影视和诗歌的多面手;王干既是作家又是评论家,还是书法教授;汪政、晓华夫妇志同道合,20多年如一日坚守批评阵地,成为里下河文学评论界的一道亮丽风景;年轻评论家周卫彬不仅评论眼光独到,曾获江苏省紫金文艺评论奖,在散文创作方面也引人注目,他的家庭还荣列全国书香之家……在这样厚重的文学土壤中,跨地域、跨文体的创作悄然发生,并一代代传递、生长,不刻意,不张扬,却积微成着,水到渠成。

小桥流水溢诗情,高天厚土生哲思。随着时代大潮的奔涌,里下河也在发生巨变,比如有的地方水面填成了耕地,有的小桥流水连通成了辽阔大河,很快这里又将开通高铁,一些人顺着水或是逆着风走了出去,走出去之后,他们身上体现了哪些里下河特质,又吸收了怎样的外来养分?当重返里下河时将给故乡注入哪些新鲜血液?关于里下河文学创作及评论的传承性、开放性、未来发展空间,还有待更多的思考和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