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 明|苍生新浩叹 悲情旧曾经 2016年刊

赵 明|苍生新浩叹 悲情旧曾经

我和徐晓思很熟,不仅是时间概念上的挚友,而且是诗书画印方面上的艺友。我们经常俩人一壶茶,聊到深更半夜。聊的最多的话题还是他的小说,每每说到动情处,他都会热泪盈眶,乃至哽咽。有一次,偶然被我爱人撞见,说...
阅读全文
顾坚|王泓卫和他的《庶民》 2016年刊

顾坚|王泓卫和他的《庶民》

  在当下,关于写作和出版,已不是专业写作者的专利。处于新媒体时代的任何一个人,无论他是什么样的职业身份,利用网络都可以成为一个自媒体,发表自己的文字和思想—如果是进行文学创作,那么这种文学...
阅读全文
朱伯慈|沙黑的小说世界 2016年刊

朱伯慈|沙黑的小说世界

放下郭振华教授的《艺术家族与微观美学》,一口气接读完《街民》,立即就来抓住“瞬间感觉”。沙黑兄大大咧咧,一双大眼睛似乎从未专注于什么,又似乎什么都已经摄入,使我怀疑他气场特异,视通万里古今。 《街民》...
阅读全文